最低入会费30万元
2021-06-15 18:5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记者查阅了最近几年媒体关于该项目的报道,2006年的一家媒体报道中提到,“总投资3560万元的别墅区也将全面开工建设,将分期环山建造120幢欧式独栋别墅,每栋占地面积1300平方米。”由于别墅区门口有保安人员把守,外来的车辆和人员无法靠近,有些数据记者未能进行求证,保安人员只是向记者证实多名供电公司领导居住在别墅区。

在度假村的入口处记者看到,偌大的球场到处是枯草,记者从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近段时间由于内涝,导致球场内部分草坪死亡,工作人员正在从别处移植新的草坪,尽管草皮不是很好,但是记者采访当天仍看到有客户在球场内打球。

据记者了解,从2004年开始,我国针对高尔夫球场先后下达了近10个禁令,其中绝大多数都持不提倡发展的态度。惟一例外的是考虑到建设海南国际旅游岛及高尔夫运动将加入2016年奥运会,在2010年对海南高尔夫球场开了一个小口子,“在不占用耕地的情况下科学规划、合理规划”。

雪花山度假村入口处和高尔夫俱乐部的门口均立有广告牌,广告牌显示雪花山农业生态观光园具备多种功能的生态旅游、休闲度假、生态农业示范园、有机农业绿色园、农业科技示范园等。农业生态观光园是如何变身别墅、高尔夫球场的?李喜平

据了解,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随雨水流向附近的水库、河流,甚至渗透到地下。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建成,往往会破坏附近的多样生态群,进而危害到附近居民的生存环境。

外围是高尔夫球场,深处是四星级大酒店、别墅群,开发商改制前曾是供电部门的“三产”,别墅区的业主除了“三产”领导,还有别墅建设时在任的供电公司主要领导,记者经过多方求证,现任供电公司总经理在别墅区也有房产,供电部门解释总经理购买别墅的理由是总经理在“三产”任董事长。

村民土地被占用后,当地政府未按照国家规定进行补偿,政府每年给村民的土地租金按照“吨粮”来进行换算,所谓“吨粮”是指每年1000斤小麦和1000斤玉米折价对失地农民进行补偿。在坊子村村委会门口的村务公开栏张贴着坊子村发放“地租”明细,“地租”涉及西环路、黛溪河治理、雪花山度假村修路、雪花山2期等。

广州环境保护工程职业学院鞠荣博士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一般一个18洞的球场一年的农药使用量在一吨至两吨之间。而据央视调查,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在13吨。

项目动辄占地上千亩,总投资更是上亿元之多,而且建设的还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项目,项目又是如何在当地落户的,记者先后来到邹平县供电公司和齐星集团,两家企业未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西董镇坊子村村委会门口有一块空地,那里每天都会聚集许多“闲人”,他们在一起打牌、聊天,这成了村民们打发无聊时光的消遣方式。造成这种景象的原因在于村民的土地陆续被租用,政府部门未能安置收入稳定的工作。

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邹平供电公司总经理赵长水至今仍在兼任齐星集团的董事长,他同时还是国有企业邹平县供电公司和民营企业齐星集团两个公司的法人。齐星集团高管、供电公司领导和雪花山度假村工作人员均向记者证实,赵在雪花山度假村有别墅,相关人员解释赵总之所以有资格购买雪花山度假村的别墅,主要是因为其在齐星集团任职。

上千亩土地“以租代征”

齐星集团的前身邹平电力集团公司原本是邹平县供电公司的“三产”,原本属于国有企业,2003年前后公司进行了两次改制,国有变民营过程中供电公司和齐星集团原来的在职职工成了企业股东,虽然企业改制了,但是遗留问题仍然很多,交叉任职的问题也未能从根本上解决,至今仍有十几名供电公司的人员在齐星集团任职。

雪花山度假村内的高尔夫球场是一座标准的18洞球场,球场从去年才开始对外营业,该项目占地1000多亩,除了部分山地外,也有一部分属于村民的耕地或坡地,高尔夫球场依山而建,果岭的地势相对较高,属于典型的山地高尔夫。

据了解,雪花山度假村修建时,坊子村、韦家、侯家村、夫村等村庄大面积土地被占用。除了占用村民的耕地外,村民们承包的山地也被占用,项目从开始修建就存在很大的争议。

事后村民找到的两份合同显示,2001年12月,西董镇政府与侯家村村委会签订了山林承包合同,承包期60年。合同规定,由镇政府付给村里18万元承包费,分六年付清。这份合同没有写明山林承包面积。

去年6月18日,国土资源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还联合印发《关于发布实施《限制用地项目目录(2012年本)》和《禁止用地项目目录(2012年本)》的通知》。为了防止开发商打擦边球,别墅项目用地也赫然出现在《禁止用地项目目录》。

禁令刹不住“享乐风”

2004年左右雪花山度假村开始大兴土木,最先建设的是一家四星级酒店雪花山大酒店,这家酒店位于别墅区和高尔夫球场之间,酒店从2006年1月开始试营业,迄今已经经营了七年多,酒店餐饮住宿一应俱全,住宿价格标准间每日最低368元,别墅则高达每日两万元。

占地千亩的高尔夫球场

有媒体报道,雪花山旅游度假村从2004年开始建设,2006年4月山东省国土资源厅曾对该项目下达用地批复,并补办了征地审批手续。而且,邹平县国土资源局以邹平电力集团公司违规建设职工宿舍的名义对其处以10万元的罚款。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02年12月8日,西董镇政府与邹平电力集团公司(齐星集团前身)签订雪花山荒山地租赁开发合同。合同规定,邹平电力集团公司租赁西董镇山地3400亩,其中可利用面积2620亩,租赁期50年,每亩占地租赁费为1000元,租赁费共计262万元,加上房屋、经济林等折款36万元,邹平电力集团公司付给西董镇政府租赁费总计298万元。

经过几年的建设,雪花山度假村已经初具规模,据部分网站介绍,雪花山旅游度假村交通便利、环境幽雅,以生态、自然、绿色、人文为特色,是省内规模较大,设施设备较完善的度假村。分为酒店区、别墅区、垂钓区、室外休闲健身区及绿色生态园区等。

“个人办理会员卡,最低入会费30万元,企业最低36万元,可办理两个会员卡,也有一种一次性90万入会的。”收费金额不同,会员享受的待遇也各不相同,会员可以免除前三年的年费,每人次的收费标准只有100多元。未办理会员卡的,每人次的费用高达1000多元。虽然收费昂贵,但是客源却源源不断,尤其到了节假日,打球的人特别多。“山地高尔夫相对难度较大,更具有挑战性。”工作人员说。

雪花山度假村的别墅区位于雪花山大酒店的南侧,站在雪花山大酒店的停车场向南张望,耸立在山坡上的别墅群甚是气派,四周茂盛的植被环绕,高尔夫球场近在咫尺,三三两两的客户在球童的陪同下悠闲地打着高尔夫,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惬意。

齐星集团一位高管回忆,别墅区是雪花山大酒店开业前开工的,大概建设五六十套,供电公司分了十多套,当时在任的邹平县供电公司领导大部分都有,其余的别墅分给了齐星集团的管理人员。高尔夫俱乐部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一二号别墅属于酒店,其余的属于供电公司领导和齐星集团领导。

齐星集团一位高管向记者证实,雪花山度假村内只有建设永久性建筑的地块办理了土地征用手续,其余地块未办理手续。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早在1999年12月,坊子村、侯家村等村的部分村民与村委会协商签订了林业承包合同,承包期30年。2003年3月中旬,坊子村等五个村的村民们突然接到村委会通知:根据县里招商引资的精神,中止这几个村村民的山林承包合同,一次性退回前五年的承包费。当时承包户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种植了大量的苹果、葡萄、李子、刺槐等果树和经济林。

别墅隐身豪华“度假村”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多少年来当地农民一种很传统的生活方式,雪花山度假村等招商引资项目在当地落户后,农民的土地没了,延续了上千年的生活方式正在慢慢发生转变。中国商报记者采访中发现,邹平县政府通过招商引资“跑马圈地”,然而,在征地过程中却很少兼顾失地农民权益,一些具体做法更是置国家法律于不顾。

领导别墅隐身度假村,供电公司成了四星级酒店vip客户,这些都已经显得有些不合时宜,雪花山度假村内新建的高尔夫球场更是将整个项目推向是非漩涡。

据了解,别墅、高尔夫球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列入限制用地的目录,国务院曾明文规定,禁止征用耕地、林地和宜农荒地出让土地使用权用于高尔夫球场、游乐宫、高级别墅区等高档房地产建设。

别墅隐身高尔夫球场

高尔夫不仅耗费大量的土地资源,在草坪维护用水用药上也十分惊人。央视曾报道,北京60余家高尔夫球场每年消耗100万人生活用水。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场地管理委员会秘书长苏德荣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曾指出,一个18洞球场年耗水40万立方。

齐星集团相关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雪花山大酒店的客源构成很复杂,有企业的,也有事业单位的,齐星集团和邹平供电公司也是该酒店的客户。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邹平供电公司和酒店签有协议,每间标准间每日的价格是298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nlez355q.cn澳门三合今晚开奖结果-澳门新永利在线-澳门app网上平台版权所有